<optgroup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  •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父姓不详

   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阿岐王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父姓不详
    (穿越小说 www.8516208.com)    孟七心里便明白了,他是要留下来查清楚那些迷雾。

        皿晔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他一点也不意外。他是坦荡荡的君子,是那种宁肯明明白白死,却不愿糊里糊涂活着的人。

        尹成念看两人?#25104;?#19981;太对,不敢多问,闷声吃饭。

        一顿早饭很快吃完,孟七?#24895;?#20154;备了马,三人出门上马,尹成念还是忍不住问:“主子,咱们这是去哪里呀?”

        她本来没抱希望谁能回答她,因为那两位?#25104;?#37117;是肃正得不能再肃正,但没想到皿晔竟回答了她:“去?#20351;!?br />
        “啊?”尹成念差点从马上栽下来,“去?#20351;俊?br />
        孟七也有些惊讶:“咱们就这样去?”大白天的。

        皿晔眸中微微有冷意,讥讽一笑:“去认认?#20303;!?br />
        尹成念诧异:“认亲?七哥本来就是七皇子,这亲还用?#19979;穡俊?#22905;不由瞧着孟七?#20102;骸?#19971;哥竟然是毛民的七皇子,真是瞒得我们好苦。”

        孟七苦笑:“哪里是我去认亲,是他去认?#20303;!?#20182;一指马背上的皿晔,“这位,可是我正正宗宗的亲表弟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这都什么雷啊。”尹成念从马上差点晃了下来,孟七伸手一扶,她才没有掉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天,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先是七哥,竟然是毛民七皇子,再就是主子,竟然也是毛民皇室后裔!”尹成念伸手擦冷汗,“怪不得进个津凌城这么简单呢。”

        皿晔淡淡道:?#30333;?#21543;,离?#20351;?#36824;远着呢。”

        三人催马,直奔?#20351;?br />
        到宫门口,守宫侍卫将三?#27515;?#19979;来,见七皇子在内,跪地行礼:“七皇子,请出示令牌。”

        孟七?#21451;?#38388;解下出入宫禁的令牌,给侍卫确认过,侍卫又问:“这两位是……请七皇子见谅,宫规森?#24076;?#22900;下不敢有违。”

        孟七正要发作,皿晔拦住他,道:“这样吧,你进去禀报一下,把这个给皇上瞧一瞧。”他从?#22868;?#23558;他母亲留给他的玉佩解了下来,递给侍卫。

        外人瞧来,那不过是个普通玉佩,侍?#38647;?#28982;也瞧不出有别的,但既然是七皇子带过来,身份定然不一般,侍卫小心翼翼托着玉佩进去了。

        外廷的守卫是不能随意进内廷的,侍卫进去将玉佩交给里面的人,便出来了,道:“七皇子,烦诸位稍等片刻,等里面的消息。”

        孟七点?#35828;?#22836;,“你去忙你的吧。”

        那侍卫归了自己的岗位,三个人便在日头下候着,天高气爽,日头明而不烈,站着倒也不觉难受。尹成念心下疑惑,问皿晔:“主子,那个玉佩是信物么?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。”

        孟七斥她:“你这个莽莽撞撞乱说话的毛病,须得改一改,毛民的?#20351;?#21487;不比别处,龙椅上坐的那位,可是个烈性子。”

        尹成念吐了吐舌头:“哦,知道了。”过了一会儿,又忍不住:“七哥,你也怕你父皇吗?”

        孟七无语地笑了笑,但还是回答了她:“无所谓怕不怕,不过,我怕你到时候说错了话我救不了你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。”尹成念赶紧闭嘴了。

        约莫一炷香的工夫,从宫里匆匆跑出来一位白发宦侍,看穿戴的样子,是位级别很高的宦侍,孟七同皿晔小声介绍:“这个是宫里的总管,我父皇的贴身太监,容公公。派他出来迎接你,看来,父皇?#38405;?#24456;重视。”

        皿晔抿着嘴角:?#20843;?#26126;我母亲并非是真的不受宠。别人看见的,不过是表面上的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哪个皇室的水又不深呢?”孟七轻轻叹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容公公很快就到了眼前,累?#38391;?#21912;吁吁的,见面就拜了拜:“七皇子,小公子,呃,这位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皿晔道:“这位是我的侍女,姓尹。”

        容公公忙将人往里请:“尹姑娘,三位快里面请,皇上正等着呢。”

        容公公头前带路,边走边道:“七皇子可有日?#29992;?#22238;来了,前些日子皇上还念叨呢,说这些皇嗣里,竟然能出一个?#24615;?#37326;鹤,可真是不容?#20303;!?br />
        孟七笑道:“我一提不动刀二舞不了墨,就是废柴一个,只合去做个?#24615;?#37326;鹤袖手人间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七皇子说笑了。依老奴说,诸位皇嗣里,论见识论心胸,可没个能比得过您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个老?#19968;錚?#23569;来,把我推火坑你于你有半分好处么?”孟七半真半假地斥他。

        “嗐。老奴可不敢。”他那一头的白发岂是白相与的?那绝壁是身份和智慧的象征。一个太监,在这种年纪,混到这样的地位,没有点超出寻常?#35828;?#22836;脑又岂能办得到?

        一路上容公公都没有打听过皿晔的身份,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同他说,谨慎得不能再谨慎。

        皇帝孟琮在内廷,容公公将他们三人带到内廷,停在一座宫殿前,道:“到了,皇上在里面呢,三位请进吧。”

        面前的这一座宫殿,不大,花草扶疏红墙绿瓦,颇见几分精致,秋风起,黄花落叶一起飞舞,像纷飞的蝴蝶一般。

        宫殿门楣上三个大字:燕明宫。

        大约是年久未修缮,三个字的金漆已经有些脱落,露出斑驳的墨迹。

        不用说,这就是燕明公主生?#30333;?#30340;地方了。

        孟七道:“我记得小时候,这里并没?#22995;?#20123;花草树木,墙瓦也不及现在颜色鲜亮,不过,燕明宫三个字还像以前一样,漆都掉了。”他偏头看了一眼皿晔,“?#38405;?#30340;母亲,我没有什?#20174;?#35937;,那时候?#19968;?#23567;,也不晓得那个不受宠的公主是个什么样的身份,这些年,也就没有关注到她。”

        “行了,进去吧。”皿晔没有多看一眼院落中的精致,抬脚往里走。

        这里他依稀是有些印象的。六?#26196;保?#20182;母亲将死,义父带他来这里看他母亲最后一面,是偷偷潜进来的。那时候,这里就如孟七说的一般,荒凉破败,那时他母亲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,形容枯槁甚为瘆人。现在想想,那或者也是假象。

        她回国之前,已经身受重伤,命不久矣,看样子能撑着回到毛民都够呛,可是回来竟又能挨过了三年,若不是有?#23478;?#31070;医,又岂能撑得了三年之久?

        一切都只是假象罢了。

        踏上青砖砌成的台阶,便听见里面传出个洪亮的声音:“老七,你还记得这里有个家,家里有个爹呀?”

        孟七紧走几步,跨入殿中,?#38376;?#36330;倒:“儿臣叩见父皇。”

        皿晔和尹成念也进?#35828;?#20869;,只见殿内正座上,端坐着一人,身材魁梧,面相透着点凶蛮,皂色龙袍,未戴冠冕,须发皆已是花白,一双眼睛却是炯?#21152;?#31070;。

        皿晔只是躬身作揖,并没有跪倒,“拜见尊皇。”

        尹成念见他没有跪,便也没有跪,只是跟着作了个揖。

        孟琮抬了抬手,示意孟七:“起来吧,别跪了。”

        孟七便站起来,道了声谢恩,站到一旁去了。

        孟琮打量着皿晔,“这个玉佩,是你带来的?”

        他手上托着皿晔的那枚玉佩。阳光照进来,玉佩散发着暖色的光。可见这是块上好的玉,只是外表看来雕工不那么精致。

        皿晔点点头,“家母留下来的遗物,看来尊皇也认得此物。”

        “家母?也就是说,你是燕明的儿子?”孟琮眯起了眼睛,更细致地打量起皿晔来,他并没有急于上前认亲,甚至,他连皿晔的姓名也没有问。

        皿晔淡淡的,也没有要?#26159;?#30340;打算,道:“我只知道,母亲十七岁到?#26196;?#30340;川上,在那里居住了六年,我是在母亲二十岁上出生的,我三岁上,母亲遭人截杀,身受重伤,命将不保,她唯一的愿望是回到故土,遂将我托付故人,她一个人回到了故土。三年之后,母亲死于津凌?#20351;?#29141;明宫。至于我的母亲是不是燕明公主,母亲没告诉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     他很早就知道,自己是燕明公主的儿子,那是他母亲亲口告诉他的,但他没有在孟琮面?#20843;?#23454;?#21834;?#22240;为他知道,这个时候即便说实话,孟琮也不会相信。

        孟琮蹙起了?#36857;?#28145;深打量着皿晔,“那你的父亲是谁,你又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    皿晔似乎犹豫了一下,才道:“父不详,我随母性,孟玄。”

        “父不详?孟玄?”孟琮咀嚼着这?#29238;?#23383;,他一点也不相信皿晔说的父不详,因为皿晔犹豫那一下,分明就是说谎了。如果前面的问题可以说谎,那他的名字……可能是真的么?

        皿晔道:“母亲说过,她爱的那个男子,她不能嫁给他,因为他负了她。所以,她宁肯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。既然母亲不愿意我知道,那我也不想知道。”

        孟琮依旧在盯着他的脸看,如果他的眼睛是两把利剑,那皿晔的脸现在怕是早就已经全是窟窿血肉模糊了。

        “其实,你长得很像燕明。尤其是那一双眼睛,简?#26412;?#21644;燕明的一模一样。你一进来,朕就知道你是谁了。那么,你今天是为何而来呢?来认亲?还是另有所?#36857;俊?#23391;琮那一双厉眸直勾勾望着皿晔。

        穿越小说 www.8516208.com
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阿岐王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阿岐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如果你对《阿岐王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杀平特肖公式规律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  • <optgroup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