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  • 惊春一梦 第22章 你走吧

   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夫人持剑惊春一梦 第22章 你走吧
    (穿越小说 www.8516208.com)    唐大小姐如何在韩指挥嘴里难伺候,并不重要,因为人家根本不是奔着韩烺和裴真来的。

        白日里,裴真与唐沁在京城?#21152;?#26102;,唐沁便已经说明,“我是来寻人的,是我自己的一点事,就不去打扰贤伉俪了。”

        裴真见她精神虽好,但眉间隐有焦虑,身边带了夏西,还想问问可有什么帮得上的,却被夏西请了回去,“夫人好心,我们姑娘领了。姑娘的事谁都帮不上忙,等?#28966;?#23064;事了了,再去府上?#36824;?#22827;人。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,过些日我得闲了,定然找你说说话的。”

        唐沁不似裴真在济南见她那一次神采飞扬,说起话来也颇为缺神少气,裴真又不好多问,只得作罢。

        与她不过是同韩烺提上一句,唐沁这边却一夜辗转难眠。

        翌日天还没亮?#25512;?#20102;身,又收拾妥帖出了门去。

        她在一处坊间来回走动,嘴里念叨不停,“就是在这跟丢了,怎么没了?#30333;櫻?#21040;底去哪了?难道还要小住一段时日不成?”

        夏西在街巷口买了一块刚出炉的?#35874;?#28903;饼,烧饼冒着热气,香气随风而飘,引得早起过路的人都吸了鼻子,偏唐沁毫无察觉,只是念叨着方才那话,来回地在路口查看。

        “姑娘,会不会连夜走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不会吧?!”唐沁这才接过烧饼,?#30333;?#20799;宵禁咱们才回去的,今儿天还没亮就来了,里间进出的人我都瞧了,何曾瞧见他出来?!他定是没出来!”

        “那会不会坐了轿子或者马车?”

        唐沁直皱眉,“他一个江湖上的人,又不是京城里的官老爷,哪来的轿子马车?”

        夏西道不好说,“既是来京城,说不定是京中官员请来的,礼遇想是不差。”

        夏西毕竟在韩府生活了一段时日,对京城的高门大户多多少少也有点了解,她这么一说,唐沁可就更愁了。

        “若是这样,我在这处等着还有什么用?!早知道,上次他现身,便不管不?#35828;?#25214;上去,也比被他这样甩开了强!”唐沁气得跺脚。

        “姑娘!”夏西拉了她避开路上的车,站到了院墙下,刚要劝她一句不要急,忽听身后有动静,再一回头,已经从墙上跳下个人来。

        唐沁一眼瞧见,大喜过望,刚要喊来人,来人却?#28982;?#20102;一个噤声的收拾,指了另外一边的院?#21073;?#36716;身又跳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唐沁和夏西会意,赶忙也跟着跳了过去,略一站定,那人开了口,同夏西拱手道:“?#22836;?#22799;西姑娘往竹林西侧边略站,我同唐姑娘有话要说。”

        夏西识趣走开,她这边一走开,唐沁就一把捉住了那人的衣袖。

        “凉州!你终于肯见我了!”

        凉州轻叹一气,?#25381;?#29993;开唐沁,也?#25381;?#25569;住她的手,声音低沉。

        “你?#38498;?#19981;要来找我了,全当做不认识我吧。”

        唐沁闻言一瞪眼,“你说什么疯话?!这根本不可能!你休想!”

        凉州脸上微颤,显然在克制情绪,“我非是说疯话,今次见过你?#38498;螅?#20320;再也不要来了,我也再不会见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他将头微微偏开,唐沁手下紧攥了他,“为什么?!你当我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?我唐沁可不是你能随意指挥的!你不见我,我也要找你!我一个从鬼门关爬出来的人,我怕谁?!”

        她声音越发大了,夏西回头看了一眼,凉州无法再?#30333;?#26080;视地别开头,手下拳头攥了又松,“我若是说?#25381;?#21407;因,你可能放过我?”

        唐沁狠狠盯着他,“那不可能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求你,行不行?”凉州声音突然注入了酸楚。

        唐沁一怔,见他正过身子,拱手向她鞠躬,“恳请唐大小姐?#38498;?#19981;要再来找我,感激不尽!”

        竹林?#25104;?#20316;响,?#25381;心?#25513;盖住凉州的话,唐沁听在耳中,如同惊?#20303;?br />
        可她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恳求?!

        凉州越是恳求,越是有古怪,越是不得已!

        她尽量让自己平复心情,她看着他,问道:“凉州,你是冷名楼的凉君凉州,是不是?!”

        凉州愣住,惊讶地看向唐沁,唐沁却明白了,笑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我就知道!你在武昌消失实际上就是去了九江,你动身北上,那个戴面纱的人和戴面具的人,就是你们楼主厉莫从和鬼医王焚吧?”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唐沁仰头,“我祖父是武林盟主,我?#30422;?#26159;代盟主,江湖里有头有脸的人,我哪个没见过?!”说到这,她又转了话头,“是不是厉莫从不许你同我来往?!那我将你赎身,你不要在冷名楼了!还有你们楼里出走了这么多兄弟,明摆了厉莫从多行不义,你还追随他作甚?!”

        凉州没想到她竟然知道这么多,一?#26412;?#19981;知道如何回应她这话,怔了一怔,?#27425;?#20303;了她的手,“不要让厉莫?#21448;?#36947;是你同我来往!你不要露面,不要让他看见!你快走,走的?#23545;?#30340;!”

        唐沁莫名其妙,“怎么?!难道厉莫从还敢杀我不成?!他应该知道我是谁?!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因为他知道,他更会害你!”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“因为”凉州突然打住了话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你说?#21073;浚?#20320;是不是怕他!他虽然是你的师父,可也?#25381;?#20182;说什么就是什么的道理!你可不要傻!脱离了冷名楼吧!我们两个人在一起,就像去年在蜀中河?#35753;?#36335;,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那个春天一样,不好吗?!”

    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说到蜀中的河谷,说到那个飘着?#19968;?#30340;春天,凉州神情恍惚了一下,摇着头嘀咕,“不好不行不可能!”

        唐沁简直不知道说他什?#26149;?#20102;,“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!可他这样的人,你还能真把他当?#30422;?#21527;?”

        这话出口,凉州笑了,笑容里几多凄惶。

        “他,就是我生父。”

        唐沁惊讶地长大了嘴,“冷名楼不是不许成亲生子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!”凉州越笑越凄凉,“可我就是他的亲生儿?#24433;。 ?br />
        唐沁语塞,凉州说她更得走了,“你快走吧!我走不了了,但是你不一样,你不要让他知道同我有关系,不要让他利用到你!他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人”

        “那你更要跟我走了!”唐沁紧扣着凉州的胳膊不松。

        凉州浑身轻颤,他深吸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“不能,因为我的生父,想杀了你的?#30422;祝?#20320;替你?#30422;?#25377;下的那一掌,就是他的作为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对不起你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走吧!”

        搜狗阅读网址:

        穿越小说 www.8516208.com
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?#40763;?#39029;面至收藏夹,以便?#38498;?#25509;着观看!

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夫人持剑》加入书架,方便?#38498;?#38405;读夫人持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如果你对《夫人持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杀平特肖公式规律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  • <optgroup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optgroup>
    <center id="ewlii"><div id="ewlii"></div></center>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ewlii"></optgroup>